预告丨“家山——方骏艺术展”将于江苏省美术馆展出

2022.04.20

111111.jpg

家山——方骏艺术展

MOUNTAINS IN THE HOMETOWN

Fang Jun Art Exhibition


主办单位

中国美术馆

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化和旅游厅

南京艺术学院


承办单位

江苏省美术馆


展览时间

2022年4月21日起


展览地点

江苏省美术馆新馆1、2号厅

南京市玄武区长江路333号


前言


“踏遍中华窥两戎,无双毕竟是家山。”清代诗人龚自珍曾用此句表达对故乡的赞美之情。这次艺术展,题为“家山”,在艺术的梦里,方骏并不止步任何一处,作所谓的故乡,只凭心之所向的胜境,即是家山。

画展分为“倚江南”“信天游”“西洋景”“写生情”四个篇章。方骏画中的江南、陕北,以至“一带一路”的多瑙河畔,寄托着他对“家山”的无限喜爱和美丽的憧憬。方骏怀着喜爱江南家山的情怀,描绘陕北的“家山”、“一带一路”的“家山”、山川游历写生途中的“家山”。说中国山水画是“纸上云烟”、“胸中丘壑”,其实这纸上的云烟和胸中的丘壑,都源于画家对真山真水的感受和体验。青山绿水是他的征程,瓦豪河谷虽远在欧洲,可是,他用江南 “情语”,尽情地描绘着人世间的大好“家山”。

方骏(1943-2020),生于江苏灌云,长期生活于南京。1965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1981年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研究生毕业,获硕士学位,后留校任教。曾任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系主任,南京艺术学院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

“江南,有两个代表性区域,皖南和苏南。而方骏的身世又同这两个地方息息相关。”方骏原籍安徽歙县,他曾道:“余故家在徽州歙县南乡,黄山曾五次登临,亦是平生魂牵梦萦之地也”,浓浓的思乡之情已溢于言表。方骏常年生活在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六朝古都南京自古便是经济文化重镇,在绘画史上更是名家辈出,群星璀璨。这座古城的文化精神影响着方骏走向了全新的艺术道路,南京成了他的第二故乡。方骏曾有多幅作品皆以金陵落款。这一切都是江南的人文、山水滋养了他独特的“家山”情怀。

皖南为其桑梓,苏南为其家园,江南既是方骏魂牵梦萦的“家山”,也是他求学取道、成家立业、教书育人的地方。江南的人文地理、风物气候都流淌着浪漫的诗情画意。身处江南,轻烟淡水、岚风疏柳的自然环境,粉墙瓦黛、烟柳画桥的人文景观,春花秋月,诗酒悠然,在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之间都触发着他内心的种种情愫。对“家山”的思念以及地域文化的熏陶使方骏的艺术创作与江南文化产生了奇妙的共振,他的作品蕴含着独特的江南气息,下笔灵动而葱郁、淡雅而明净、松秀而纵意,清润而温和,给人带来平静悠然、古朴宁远的视觉享受,具有抚慰心灵的力量,使人沉醉其中。

方骏不拘泥于传统的绘画题材与技法,注重写生,师法自然,坚持从现实生活中汲取创作灵感与素材,在真山真水的基础上提炼、组合、抽象、创造,并以此为契机不断探索新的表现形式。在设色方面,致力于打通青绿与水墨山水的界限,成功实现“将绚丽的色彩与清新的韵味融为一体”的艺术主张。他的作品具有深厚的传统功力,同时又融合着现代趣味,两者相辅相成,相映成趣,形成严谨工整又自由洒脱的崭新画风,具有鲜明的艺术个性与独特的美学特征,是金陵画坛独树一帜的当代艺术家,为传统水墨的转型带来了新的尝试与进展。

此次由中国美术馆、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文化和旅游厅、南京艺术学院主办,江苏省美术馆承办的“家山——方骏艺术展”共展出方骏中国画、速写、文献等200多件作品,分四个篇章全面展现出半个多世纪以来方骏所取得的艺术成就。“景色四时换,山水倚江南”,方骏以江南意境入画,开创了当代艺术新境。此次展览将方骏的作品带回他的故乡——南京,其艺术人生与江南烟雨交相辉映,再次产生强烈的视觉冲击与情感共鸣,为我们带来深入人心的美的体验。


                                  江苏省美术馆

                                   2022年4月


/ 信笔家山 意在造境 /


江南,意韵缱绻,飘逸绝尘。江南的山水,故里悠悠无远梦,掉头有宅系云根。

江南山水的美,孕育、推动了中国文艺史上山水诗、山水画的诞生和勃兴。它让逍遥心境与审美目光相遇,酝酿出山水与艺术的“相看两不厌”,并引导人们将身心超越的目标置于可居可游的自然,放入可悲可喜的人生。

千百年来,富于灵性的江南山水已成为无数中国人的梦里家山,也在无数画家笔下成为与精神对话的视觉载录:从五代的董源、巨然,到元初的钱舜举、赵孟頫乃至元四家、明四家、董其昌,清代四王、四僧,直到现代的新金陵画派,可谓千岩竞秀,群峰耸峙。这些,皆得益于江南山水的滋养和江南文化的熏染。

方骏,在传统的灵山道海中游弋,在生活中感悟,写就弥漫着江南通透意趣的“家山”,为当代山水的创作寻找到一条自我完善的路径。

方骏山水画风格的形成,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宋词。在中国古代诗歌史上,宋词最擅长绘声摹影,光色、明暗、动静、虚实,交错横生,错落有致。词学大家唐圭璋先生称为“俨然画境”。浸淫于宋词意境的方骏对此心有所悟,遂将词、画二者的通感外化,创造出“屏风九叠云锦张,影落明湖清黛光”的视觉空间。其敷彩设色,跳出了长期以来山水画中的墨与色孰为上的争论,让墨也成为诸多色相的一种,同在画面中“各尽其职”“相敬如宾”。如方骏曾写道:“鹅黄、鸭绿是新柳和春水的颜色,也是生机和明媚;深碧、黛蓝是夏阴和远山的颜色,也是幽邃和深沉;金黄、丹朱是秋野和红叶的颜色,也是丰厚和华丽;银白、苍青是雪原和寒林的颜色,也是冷逸和庄严。”品读如此文字,让人不禁赞叹画家心象的多彩鲜活,亦可领略画家与四季林泉的和谐共振,更感喟画家与待吟江山之间的生命约定。由是,方骏山水画中的色彩,既是状物写景,亦是造境抒情,还是建立语言风格的重要因素。除了继承传统青绿、浅绛的色彩谱系之外,他又参考西画的色调方法,且尝试以民间版画的色彩关系去创作山水画,大大拓展了传统山水画的色域。

方骏的山水画没有皴擦。一方面,他借鉴民间瓷画笔法的爽利线条勾勒形体;另一方面,则用一种迷人的特殊肌理代之以皴擦。那丝绒般的细细纹理,如雨帘,如牛毛,仿佛在轻微呼吸,吐纳出树木的葱郁和光线的跃动。其中,有运用技艺规律的必然性,也有不同材质碰撞下的偶然性,这是方骏山水画创作的“独门配方”。某种意义上,这种与秀色逶迤的江南刺绣有异曲同工之妙的特殊肌理,已经成为方骏山水画区别于古人时贤的重要审美元素。

2013年,中国美术馆为方骏举办了“倚江南——方骏中国画展”。显然,江南之于方骏,绝非仅仅是山水形式的启示,更是隐逸桃源的构筑和诗意年华的追忆。那片山道如画,草木蒙笼的土地,始终与方骏的生命同歌同泣。所以,江南的水曲山崖、滩声喧枕,都是其心声的凝结。因此,他笔下别构出的江南山水,令人过目难忘。危峰兀立、古村石阶、冷月小桥、曲水蓬舟,一派空濛清幽之境。这,是独与精神相往还的净土:插入云间的耸峙山峰,是超越俗世指向青天的高远理想;泠泠作响的山泉瀑布,是自由放飞的心灵欢唱;千丈见底的碧水深潭,是澄清沉渣的至纯本色;野渡自横的数叶扁舟,是拴系羁旅游子的乡关愁绪。尤其沿着石径,仿佛可以穿过山谷中天然岩穴而隐入层层叠叠的峦嶂。崖壁间的雾涌云蒸,则将纤尘不染的洞天与纷杂喧嚣的尘世截然隔开。徜徉于此,时光似乎不再流淌,内心深处则绽放出令人心醉的澄明与曼妙。

今年,中国美术馆再度为方骏举办学术邀请系列展“家山——方骏艺术展”,分为“倚江南”“信天游”“西洋景”“写生情”四个篇章。尽管题材不再限于江南,但陕北高原、异域风景中都不乏江南的氤氲意味,皆笼罩着一层浓浓的家山情怀。事实上,造化机中无别香。心之所向的胜境,即是家山。山、水、草、木,无论何时何地,当它们袅绕着情感意绪,就已融入画家的无声倾诉,胜似千言万语。方骏的山水画便是如此。信笔家山,意在造境,温润如玉,静如沉璧,清莹冷寂中透现出摇曳空灵,恍若音韵节奏般的缂丝质感与情感意绪完美契合。欣赏这些放怀于岁月当口的山水意象,必将大饱你的眼福,唤醒你的性灵。

宋人有诗云:“家山自是山无数,认得春风定可人”。信哉!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 忆方骏老师 /


方骏老师走了,我很难过。南京艺术学院又少了一位学养好、有风骨、受爱戴的好老师;当代中国画坛又少了一位品位高、有建树、影响大的好画家。

我在南京艺术学院学习、教学、工作整整40 年,与方骏老师有比较多的接触,他曾经是我的老师,我的领导,我的同事,我们还是同一师门,对他很熟悉。在南艺中国画专业中,方骏是一位受大家尊敬的好老师,是一位能起到主心骨作用的重点学科带头人。南艺美术学院尤其是中国画专业能有今天的发展,与他所付出的努力,所做出的贡献密不可分。

1980 年,我考进南京艺术学院本科中国画专业学习的时候,方骏老师已经是在读研究生了(全国首届中国画专业硕士研究生)。此后不久,方老师就和其他老师一起带我们班的工笔人物课。在课堂上,他指导我们的工笔人物临摹、写生与创作,经常与我们交流对中国画传统经典的感悟、对当代中国画创新发展的认识以及在实际创作过程中的体验与体会。在教学过程中,方骏老师总是循循善诱,因人而异,从不刻意强求,从不越俎代庖,总是比较尊重学生的想法与做法。遇到问题和分歧,他总是一副与学生讨论或建议的口气,若是发现学生的想法与做法有了苗头或是处于犹豫焦灼的状态,他往往会近前来聊两句,在不经意之间给出一个看似不经意的建议。而这些建议往往是方式方法虽有余地,质量标准却不降低。这么一种外松内紧式的教学氛围,好似一曲悠然轻松且颇为应景的背景音乐,反而着实地影响了我们。

在先后担任中国画教研室主任和美术系主任的时候,方骏老师非常重视教学、科研,及创作整体品位的维护与提升,在这一基础上,美术系的教学研究、学术交流、队伍建设和学科建设都得到了切实的推进。他与大羽老师、沈涛老师、孟奇老师等一样,做事的方式方法总是很学术,很清正,很在意守着底线,从来不说官话,从来不搞形式,从来不追求表面文章的漂亮,总是务实求效。这样一种堂堂正正的风骨做派,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直到现在我依然以为,南艺美术学院尤其是中国画专业之所以能够形成突出的学术气象,有突出的影响力,正是因为有了像方骏这样一批具有“南艺风骨”的老师们在挺立坚守。这份遗产弥足珍贵。

方骏老师是一位研究型的画家。在南艺读研究生的时候,他的主攻方向是工笔人物,那时候的绘画表现语言已然有了严整而轻松,精致而写意的格局。在我的印象中,方骏老师的山水画创作与他早先的工笔人物一样,从一开始就呈现出独特的个人面貌。他的山水画有一种高雅而野逸的气质,画面整体格局与技术语言落脚点,总是能够踩在既精致入微,又轻松自由的节奏上。这是中国画语言始终要面临的一个艰难跨度,那是两个无处不在,难以苟合,且有无限可能的极点。只有自然而独特地链接起这两个极点,才能够领略中国画写意表现的自由境界。在这样一个难度极高的语言构建难题面前,多数人或不明就里,或胡编滥造,或退求其次,或望而却步,而方骏老师则用自己的方式破解了这个难题,他的答案很独特,也很完美。走自己的路是他一贯坚持的艺术信念。在他的山水画创作中,每一根线条都经过了精心设计,用心修养,千锤百炼,进而展现出干干净净的写意表现性、自然而然的结构融合度。在他的潜心经营下,画面中的每一块色彩都具有精妙的肌理质感,具有鲜活的生命气质,既清透灵动,又丰润醇厚。他的每一个构图都经过了用心布置,有些甚至几易其稿,反复推敲,直到满意为止。那是一个个神奇而美妙的世界:峻峭起伏的山峦,悠然聚散的行云,时隐时现的村舍,蜿蜒交错的溪径,疏密层叠的丛林,曲直起伏的小桥……好似世外桃源,却是人间烟火。

在艺术创作道路上,他迈出的每一步都是理性的,他的每一个脚步都是坚实的,他留下的每一个足迹都是有完整质量的。方骏老师的研究与探索从来没有止境,他一直在寻求突破,在不断更新的生活体验上,追求艺术语言的新视野、新感悟、新构建。他的艺术思想与表现语言已经形成了一个专属于他、完整的、活的体系——一个可以不断变换角度,不断取舍转型,不断生发新意的自由世界。

方骏老师虽然离开了,但是我相信,他的突出贡献已经留在了中国当代美术发展历史的记忆中。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主席

周京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