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资讯 >美第奇家族的传奇

美第奇家族的传奇

 

 

  对于这个家族与文艺复兴的关系,目前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我们不能说,没有美第奇家族就没有意大利文艺复兴,但没有美第奇家族,意大利文艺复兴肯定不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面貌。

  美第奇家族的传奇要从乔凡尼·美第奇说起。(也就是下图中的C位)

 

  1400年左右,佛罗伦萨是一个实行共和制的城市,乔凡尼·美第奇在羊毛商店的后堂经营了一家规模不大的银行。出乎意料的,他看中了来自十八线小贵族家庭的巴尔塔萨·科萨,一路出资赞助他竞选,乔凡尼的眼光给他带来了回报。巴尔塔萨从一个神父变成了红衣主教,最后成为罗马教皇约翰23世。教皇上任后为了报答乔凡尼,把自己教区的账目交给了美第奇银行,于是美第奇家族飞黄腾达了起来。在乔凡尼的晚年,他决心投资续建中世纪最大的“烂尾楼”——圣母百花大教堂。对,就是著名的圣母百花大教堂,它于1295年开始兴建,到了1419年还没封顶。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没有人知道怎么建造这么巨大的穹顶!

  当时由于科技水平的限制,教堂只有临时搭建的木头框架,从技术上完全无法凌空造出一个直径43.7米,高52米的八角形圆顶而不会垮下来。多年来许多热心人士提供了建议,比如有人提议把教堂内部先用混合金币的泥土堆填满,把拱顶搭建在土堆上面;到穹顶盖好之后,再找穷人们来“挖宝”,顺便清除这些泥土以腾出原来的空间。最后,乔凡尼 又一次展现了神奇的慧眼,pick了一位行事古怪的菲利浦·布鲁内莱斯基

  他经过精密的计算,采用了新颖的“鱼骨结构”的“透视“建造方式,从下往上逐次砌成。

  很可惜,乔凡尼没能亲眼看到圣母百花大教堂穹顶的落成,中道崩阻,于是在儿子科西莫的继续支持下才完工,在样式及结构上达成了划时代的重大革新,影响了欧美建筑500余年,至今仍是佛罗伦萨的象征。

  乔凡尼的有生之年还赞助了马萨乔,15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第一位伟大画家,他的壁画被称为“人文主义最早的里程碑”。在人文主义兴起的伊始,他用两个裸体形象画出了亚当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园的景象,这在中世纪是无法想象的。

  科西莫·美第奇继承了家族的银行业,将其业务拓展到了整个欧洲大陆,甚至北非和土耳其。科西莫是美第奇政治时代的创建者,美第奇家族已成为佛罗伦萨的共和国的非官方国家首脑(僭主)。1433年,科西莫被判流放10年,但次年即被新的长老会议召回;1434年,科西莫在佛罗伦萨建立起僭主政治,成为佛罗伦萨的无冕之主

  科西莫不但扩大了父亲的财富和政治影响,在文化艺术领域也享有更高的声望。科西莫也是学者的朋友和保护人,他尊重艺术家们不为世人接受的古怪性格,给予他们创作的自由。在他身边聚集着一批像多纳泰洛、建筑家米开罗佐这样的大师。

  

  多纳泰罗最著名的青铜雕像《大卫》,就是为科西莫所做的。

  美第奇宫殿出自米开罗佐之手。生意是越做越大,但是科西莫也有烦心的事儿,就是他钦定的家族继承人,自己的亲儿子皮耶罗·美第奇身体不咋地,有严重痛风,于是科西莫不得不把培养继承人的精力都投入到两个孙子——洛伦佐和朱利亚诺身上。科西莫与皮耶罗相继1464年与1469年过世,此时正好20岁的洛伦佐变便开始主掌家族大权。没几年后,哥俩受到了一次政治暗杀中,朱利亚诺不幸身亡,而洛伦佐侥幸得生,让他更加注重强化军事实力,使佛罗伦萨成为控制周边的霸权国家。洛伦佐统治佛罗伦萨23年,对人文主义学术和艺术的赞助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让我们简单地为他赞助过的名人拉个清单:在绘画和雕塑方面,除了少年达·芬奇和米开朗琪罗,亦有波提切利、韦罗基奥、吉兰达约、佩鲁吉诺、波莱尤奥洛兄弟等;在诗歌方面有波利齐亚诺、路易吉·普奇、皮科·德拉·米兰多拉;在哲学与思辨方面,我们只需看看吉兰达约的壁画《寺庙中的撒迦利亚》,这幅取材于圣经的壁画,所绘人物的样貌却是以当时佛罗伦萨的学者名人为原型,可以辨认出的有菲奇诺、兰迪诺、卡尔孔德勒斯等。其实,他不仅是一位艺术赞助人、艺术品的订购者和收藏家,还多才多艺:他精通音乐、建筑、哲学,诗歌造诣足以与当时意大利的一流诗人媲美。可以说,洛伦佐对艺术的鉴赏能力并非完全出于收藏或投资的需要,相反,是他从小接受的良好的教育,以及多样的兴趣和才能,使他对艺术品和艺术家的了解水到渠成。

  当十四岁的米开朗琪罗还是一名学徒时,有一天,他正在专心雕凿一尊老年农神像,洛伦佐·德·美第奇刚好经过,提醒少年“老者怎么可能拥有全部的牙齿呢?”性格内向的米开朗琪罗在这个陌生人的微笑下脸红了,他立刻拿起凿子敲掉了已经雕好的牙齿。

  由于卓绝的领导力和社会贡献,洛伦佐被当时的人们尊称为“伟大的洛伦佐”,他生活的时代正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的高潮期,他努力维持的意大利城邦间的和平,而他的逝世也代表了佛罗伦萨黄金时代的结束。在此之后,洛伦佐的二儿子乔瓦尼·美第奇在1513年当选教皇,即利奥十世,这位教皇出资赞助的作品,有很多都是今天我们所耳熟能详的。比如拉斐尔的《雅典学院》、米开朗基罗的美第奇家族陵墓雕像。

  从16世纪到17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美第奇家族不仅统治了佛罗伦萨,还产生了三位教皇,即利奥十世、克莱门特七世和利奥十一世,两位法国王后——凯瑟琳·美第奇和玛丽·美第奇。

  1737年,第七代托斯卡纳大公吉安·美第奇没有留下继承人就去世, 1743年美第奇家族最后的女性,吉安的姐姐安娜·玛丽亚·路易萨·美第奇去世,同样没留下子嗣。在临死前,安娜留下遗言,“将美第奇家族的所有收藏品都留在佛罗伦萨,向公众开放展出,”并将所有的藏品都捐赠给了佛罗伦萨,条件是所有“用于装饰城市、公众使用和引起外国人好奇并吸引他们前来参观的物品都不得运离托斯卡纳大公国和首都”。于是,这里宝贵的遗产就留在了佛罗伦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