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资讯 > 9·11博物馆:一座神殿,一个寄托哀思的地方

9·11博物馆:一座神殿,一个寄托哀思的地方

  在“9·11”事件发生13年之后,世界贸易中心遗址的博物馆在纽约开放。 

  9·11”恐怖袭击后,人们在废墟中找到这棵梨树,当时已经树枝枯萎,树干烧焦。随后这棵树被移植到纽约一座公园内培育并存活下来,因此被称为“幸存树”。如今,“幸存树”被移植到“9·11”博物馆,并重新绽放鲜花。一名儿童所写的诗歌《幸存树》被“9.11博物馆”放在了官网上。

  从双塔废墟中最后移走的一段钢结构件——一段36英尺长的柱子

  近期最昂贵、最纷扰重重的博物馆项目之一,美国“9·11”国家纪念博物馆于已经正式向公众开放。与大多数纪念馆不同,这个耗资7亿美元的机构位于世界贸易中心地下70英尺,一个可能会使人产生恐惧的空间。这里记录的事件是许多参观者可能亲身经历过的。“我们必须要弄清楚,怎样在纪念和教育之间取得平衡。”博物馆馆长爱丽丝·格林沃尔德(Alice Greenwald)说,“你该如何对待那些仍然感到备受创伤的公众?

  馆长Alice Green Wald

  进入博物馆的参观者首先要通过一个由斯诺赫塔建筑事务所设计的亭子,再沿着一段长600英尺的斜坡向下,最后到达建筑地基的基岩层。在整个过程中,参观者可以逐步了解双子塔留下的巨大遗迹。“让参观者在实际参观博物馆之前慢慢地走下来是一个很重要的设计思路。”建筑师卡尔·克雷布斯(Carl Krebs)说。他与戴维斯·布罗迪·邦德建筑事务所的史蒂芬·戴维斯(Steven Davis)一起设计了该博物馆。 

  博物馆里最令人振奋、最壮观的部分是一个被称为“基础大厅”的巨大空间。这个空间里有一段暴露的泥浆护壁连续墙。这段连续墙初建于1960年代中期,目的是阻止哈得孙河的河水渗入世贸中心的地下室。2001911日双塔倒塌之后,这道墙体依然稳稳地矗立。

  在泥浆护壁连续墙前面是一段36英尺长的柱子,这是从双塔废墟中最后移走的一段钢结构件。在博物馆里还陈列了飞机撞上大楼时撞击点位置的一块钢构件,以及大楼倒塌前数百人逃离经过的一段楼梯。一件被称为“复合材料”的物品则引起争议:当大楼倒塌的时候,有五个楼层被压缩成四英尺高的一块钢铁巨石。决定陈列未确认身份的遇难者遗骸也引起争议,他们将被保存在一个库房里。这个库房不对外开放,但是里面有一个为遇难者家属准备的小房间。

  一名纽约消防员在浏览“最后的立柱”上的文字 

  博物馆有两个展览厅,其中一个展厅主要讲述死于9·11事件的2977位遇难者和死于1993年世贸中心大火的6位遇难者的故事。屏幕上播放着遇难者家属和朋友们缅怀亲人的视频;参观者可以按名字搜索遇难者名字,或者浏览他们的照片。 

  另一个展厅讲述了在世贸中心遗址进行的重建工作和基地组织的历史。把展览空间留给有关恐怖组织的内容引起了争议,特别是那19名劫机者的照片。一个宗教顾问小组的成员还担心一部7分钟长的纪录片会导致对伊斯兰教的偏见。一位博物馆的发言人说,这部电影“侧重于探讨基地组织的根源”,并没有“以任何方式概括说穆斯林是恐怖分子”。 

  建筑师和馆长都热切地强调贯穿博物馆的“希望”。“严峻,但不阴郁。”戴维斯说。博物馆里的一些视觉艺术作品体现了某种沉思。斯宾塞·芬奇(SpencerFinch)2014年的装置作品《努力记住那个9月的早晨的天空颜色》由蓝色背景上面的2983个水彩色块组成,每个色块都强调了一位遇难者的独特个性。大卫·斯特恩(David Stern)2001年的双联画《聚集》则描绘了在他的位于曼哈顿下城的工作室外面举行的纪念活动。

  国际政要走过斯宾塞·芬奇的装置作品 

  大卫·斯特恩的双联画作品《聚集》(Gathering)

  戴维斯承认“对有些人来说,博物馆的情感体验是压倒性的”,因此整个建筑设有多个出口供参观者随时离开。而那些参观了整个博物馆的人会返回到高耸的教堂般的基础大厅,在那里有电梯将他们送回地面上的世界。

  (来源:TA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