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学术研究 >“江苏美术讲堂”经典回顾:雕塑的灵魂︱主讲人:吴为山。

“江苏美术讲堂”经典回顾:雕塑的灵魂︱主讲人:吴为山。

  讲座名称:雕塑的灵魂

  讲座时间:2012年10月9日

  讲座地点:江苏省美术馆一楼报告厅

  主讲人:吴为山

  我是江苏人,所以回到江苏感到特别亲切。南京这个城市培养了我,在南京城,东南西北中都有我的很多雕塑。一个艺术家如果把作品放在一个地方,受到大家的尊重、喜爱,实际上这个艺术家的精神也就凝聚在了这个地方,他的情感也就维系在了这个地方。所以我走到这里,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

  一、雕塑的中西差异

  这次江苏文化艺术节让我来组织一些雕塑家的作品,我请了不少国际上的雕塑家,基本上体现了多种民族、多个国家、多个不同艺术家的思想、风格。这次展览参与的国家比较多,参展艺术家来自欧美亚非数十个国家,带着不同的文化色彩和价值观,各具风格和特色,国外雕塑多以抽象为主。中国雕塑家作品占30%,他们多是活跃在当今艺坛的著名老艺术家和实力派中年雕塑家。已故中国现代雕塑奠基人刘开渠、王朝闻大师的作品,及世界知名法籍华裔艺术家熊秉明的代表作,是此次展览的亮点。参展的作品有一定的现代性,体现出的水平也有一定代表性。从我个人而言,比较喜欢其中欧洲现代的抽象风格的作品,代表了新世纪艺术创作的水准。

  本次邀请展生动反映了近百年来中国雕塑发展的轨迹,这是在东西方融渗、社会文化变迁的背景下,艺术家创新思维的集中体现。刘开渠的《农工之家》是用西方写实主义手法表现中国现实题材的典范之作,从中我们既可以看到希腊雕塑的静穆单纯、高贵典雅,也可以看到中国传统的线、体特征。熊秉明先生的《鲁迅》,形式感强,内涵丰富,思想深刻,在创作手法上吸取了法国珂勒惠支版画艺术的表现意念,赋予其中国纪念碑造型的严整意象,这是肖像创作的重大突破。这次展览还有潘鹤先生塑造的《杨振宁》,钱绍武先生创作的《董仲舒》,以及叶毓山先生的《愚公移山》,作为老一辈艺术家的代表作,它们反映了那一时期中国雕塑的创作面貌。

  中国自古就有非常优秀的雕塑,我们可以将其风格特质分为八大类型:原始朴拙意象风、商代诡魅抽象风、秦俑装饰写实风、汉代雄浑写意风、佛教理想造型风、宋代俗情写真风、帝陵程式夸张风、民间朴素表现风。每个时代风格各异,又有着鲜明的民族特色。

  西方的艺术家通过表现人体来展现人的精神,而中国的艺术家往往是表现自然和山水,通过表现石头来展现人的精神,把人的精神投射到自然当中去。西方人是把人的精神直接投射到人体里去,这是两个不同的文化取向。

  经常有人讲雕塑不是中国的,雕塑是西方的,雕塑在西方很发达,中国的雕塑不行。经常有人问我中国的雕塑在世界上处于什么样的水平?我说中国的雕塑跟西方的雕塑,不是中国的科技跟西方的科技。科技之间有绝对的标准可以比较,艺术没有绝对的比较。任何一个国家的艺术,只要表现了时代和人民的精神面貌,表现了社会文化,就是合理的。所以各个不同的国家,各个不同的民族都有不同的审美,我们要尊重这种差异,而我们当尊重了这种差异以后,我们的心态就会平和,就会有所包容。这是我们今天的一个很重要的文化观。

  二、中国城市雕塑的发展现状

  大家知道,改革开放以后,各个地方的城市雕塑很多,老百姓开始关注城市雕塑。按照艺术规律来讲,每一件雕塑都需要一段时间的淬炼,就像十月怀胎一样。而我们城市建设速度很快,对雕塑需求量很大,因此不少粗制滥造的作品就盛行起来。这些艺术性、情感性有问题的作品,不可能深入到老百姓的心里去。一个真正好的作品,是用艺术形式、艺术的美,还有艺术的精神来感染人,从中接受教育,接受审美的熏陶,接受精神的升华。城市雕塑是一个国家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社会各种发展因素综合的产物。城雕首先要有健康的思想和正确的价值取向,还要有高规格的艺术水准。只有好的城市雕塑规划,才能谱写城市历史文化乐章。缺乏思想、审美低下、尺寸不合理的雕塑都会给城市带来污染。

  一些城市雕塑虽然华丽,却让市民难以接受,比如裸体雕像。这并非老百姓审美品位不高,而是雕塑盲目跟风,没有考虑到中国老百姓的接受习惯。中国古代虽然有为神、佛塑像的传统,却并不为人塑像。因此,任何一个国家、地区的艺术,都要表现符合当地人民的审美习惯。

  睡童

 

  童

  中国的城市雕塑,中国的肖像雕塑是跟反帝反封建的民族解放运动连接在一起的,可见雕塑是一个时代转折时期的重要的节点标记,在爱国主义教育当中起到的作用是极大的。过去古代中国是在表现国家的大事、表现时代背景的时候往往以铸鼎来表现,西方是以雕塑。中国在近现代也开始用雕塑来做这样的方式。

  秦淮流韵

  当下雕塑创作繁荣的同时我们也应看到,由于文化、经济发展迅速,一方面艺术家得到更多好的机遇,另一方面,一些艺术家也不能沉下心来创作。从目前雕塑创作的质量上看,我们缺乏震撼人心的精品力作,这一点应引起警惕。公共空间的城市雕塑是属于人民的艺术,因此它必须是时代的、综合的艺术。它不是属于个人的艺术,更多是大艺术家代表时代的作品。我们的城市雕塑需求量太大,但却没有那么多艺术家能承担得起这么多城市雕塑的需求,因此也有一些水平不够高的艺术家参与到这项工作之中,造成城市雕塑水平的参差不齐。

  城市雕塑的创作走向经常会有城市管理者的介入,艺术家个人水平的发挥空间有限,在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程序之后,艺术家的个性风格不强,也不能完全展现,这样一来,艺术家的个性与城市管理者的需求之间就形成了一种矛盾。我认为,城市领导者应当充分尊重优秀艺术家的创造力,可以提出各种建议,但是最终还是不要由个别领导决定创作走向。城市雕塑应该经历三个阶段:首先是创意阶段,这个阶段谁都可以拿出创意,包括骑三轮车的,卖菜的,厨师,知识分子,还有领导等等;第二阶段就是设计与创作阶段,这个阶段专业性比较强,不能通过工程招标,群众意见、领导意见也都不能取代,应该给艺术家相对独立的创作空间;第三阶段,才是工程实施阶段,这个可以招标,进入工程化阶段。

  天人合一—老子

  当看到一件雕塑时,很少有人会问这件雕塑是谁的作品,而通常会问这件雕塑做的是谁,是什么。改革开放之后,全国各地都建有不少雕塑,但商业味较浓,面目雷同、表现单一、内容贫乏。真正好的雕塑作品不需要看签名,从风格一眼就能看出是谁的作品。这种风格就是他的文化符号。像南京的六朝石刻,虽然不知是谁做的,但是知道是那个时代的风格。南京的很多古迹,不仅是南京的精神财富,也是中国的历史资源,更是世界的文化遗产。然而对于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我们往往重视不够。我曾多次陪外国友人去观看栖霞区的六朝石刻,他们都惊叹南京有这样的瑰宝,完全能够和闻名于美术史的西安霍去病墓前的写意石刻相媲美。南京的六朝石刻,是墓葬石刻中的杰作。我多次建议有关方面将六朝石刻进行保护和开发。南京还有很多历史悠久、雄浑大气的石刻,是城市精神的体现。现在很多城市对现存的优秀城雕并没有好好加以保护。我国雕塑史上留下了丰厚的历史遗产,但却常常被忽视,城市管理者任由它们在日晒雨淋下慢慢消失。南京夫子庙的王羲之像周围堆满了垃圾桶,让这位仙气渺渺的书圣臭气熏天,而李白的手上多了一只灯泡,仿佛诗仙在唱卡拉OK。与其建造仿古的、粗制滥造的城雕,不如保护好已有的优秀城市雕塑。

  我们雕塑家这个群体对中国传统文化需要系统补课,要进行国学及传统艺术理论的学习,还要对建筑、规划等学科领域有所了解。同时,雕塑家还要学会和城市管理者沟通,要了解城市雕塑的文化定位、空间规划。

  三、写意雕塑

  米开朗基罗的雕塑,那些结构和人体,是西方的科学精神。但中国是一种意向,比如中国的书法,就是最了不起的意向。熊秉明先生说,中国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因为这里面有哲学,有诗情,有造型的认识,有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是以文字为基础的,而文字是在历代的人文创作过程和劳动过程中,总结出来的对天地人认识的一种结果。文字里面的含量是很丰富的,书法是以文字为基础的一种艺术形式,所以书法的构架、阴阳关系,这都是中国文化。我们中国的雕塑家追求的西方写实主义,已经走到极致了,我们要走自己民族文化的道路。也不只是历史,我们还要打上时代的精神烙印。

  齐白石

  写意雕塑,是构建了一个主客观意象。这种“意象”是创作者在综合了各种因素后,瞬间生成的。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超乎现实之外,它是作者对内心所生成“意象”的肯定。历史长河中的文化名人体现着这种写意精神和雄浑大气的鲜明个性。齐白石是中国的一个大艺术家,他是中国艺术的一个灵魂。中国艺术的“意”表现的是似与不似,表现的是神。齐白石的艺术理想、艺术宗旨,就是“艺术贵在于似与不似之间”。那么我所倡导、我所追求的艺术写意雕塑,跟齐白石的人文理想,与他的美学追求,实际上是一致的,只不过我是用了雕塑的方式。我塑的这个《齐白石》,就是用齐白石的理论来塑造齐白石,所以它是形式与内容、精神与外在相融的一个统一体,它是一个文化符号的雕塑。

  智慧生成形式,写意凝固着瞬间感悟,凝固着生命激情,由于写意速度的迅捷,决定了它无矫揉造作,从而更接近于本质。当事物的本质与艺术家的精神高度对应时,艺术家在创造的过程中便自然地摒弃了表象的细节,抓住并突出客观事物中与创作主体相契合的那些特征来表现情感、抒发意兴。这就使得作品更趋于符号化并与感觉、理念融为一体。雕塑的写意:一是形态的夸张意象, 二是形体凹凸隐显的质感意象, 三是人物瞬间精神的意象。

  四、雕塑的灵魂

  什么样的雕塑才是真正的艺术作品?关键看它有没有灵魂。我认为雕塑的灵魂就是经过艺术家的手将雕塑作品体现出人性,体现出人的感情。

  逃难

  在我创作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雕塑前,其建筑设计已经定型,建筑师也做了雕塑的设计方案。创作这样的雕塑群,既要与建筑相协调,与周边环境相适应,又要表现出历史的悲壮感,这十分不易。如果做得太写实,会失去震慑感;做的太抽象,会让人难以理解和感动。几年前,有一篇报道称:一群歌星、球星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参观,他们在遇难同胞名录前,一边喝饮料,一边说笑。我想这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这些人本身素质有问题;二是国耻教育淡漠;三是博物馆氛围的营造还不能震撼人心。这件事启发了我。于是,我设计了一组《逃难》雕塑,反映逃难者的惨状。其中有趴在母亲尸体上吸吮乳汁时被冻死的婴儿,有遭受凌辱而投井的少女,有临死前挣扎着的知识分子情侣,有抱着孙子尸体的老爷爷,有为死不瞑目的少年抹上双眼的和尚……这一组雕塑中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这是千千万万个受害家庭的缩影,是祖国母亲蒙受外敌欺凌的缩影。这组雕像坐落在通往纪念馆的路旁,震慑着每一位参观者的心魄。

 

  家破人亡

  这件十几米高的母亲像《家破人亡》,一个抱着死去孩子的母亲——你想还有比死去了自己的孩子更伤心的事么?一个母亲,也是祖国母亲的象征,她抱着孩子,她并没有站起来,但她也没有跪下去,更没有蹲下去。当时有一个艺术家建议我,让这个母亲跪下来,抱着自己的孩子。我说这不能,因为这个母亲不是一个具体的人,她是中华民族母亲的象征,她不能跪下去,她可以屈着,但一定要再站起来。所以这个雕塑,从侧面看,她的腿是弯曲的,但永远不会下跪。

  我们再现南京大屠杀的无声呐喊,是为警示人民思考这场历史事件:记住历史不是记住仇恨,记住历史乃为祈求和平。同样的,我做的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冤魂的呐喊”,手指向苍天,就是在追问、反思,是对苍天的呼号,也是对当年日本军国主义反人类行径的一种鞭打和控诉。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包括日本人,都可以从中看出对战争的谴责和对和平的呼吁。这是人类灵魂的呐喊,它超越了国界、民族和时空,唤起民族精神的崛起,祈求世界的和平。

  我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芝加哥大学,还有加州大学,在演讲中都谈到了我的文化观,就是谈到这组雕塑对世界的影响,唤醒了什么,今天的中国人在想什么。我们不是麻木的,因为我们的意境里面就有存而不忘亡,安而不忘危。这种中华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这样一个警钟要时时敲响。艺术这个东西是有灵魂的,不是一个造型,也不仅仅是一个唯美的东西。

  雕塑中雕的过程,就是删繁就简的过程,是减法,减得只留下筋骨、灵魂。塑的过程就是添加的过程,是加法,加上原本属于作品的那部分。雕塑就是推敲,过程无论是长是短,终是以一泻而下,或是以天然去雕饰而呈现。和教育的道理一样,教育也是将人减去恶习,增加好的习性,让人成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真正的艺术作品,可以用艺术精神来感染人,熏陶人,提升人。

  好的雕塑作品包含人类精神、灵魂和大爱,有强烈的民族风格,只要用心、用情、用意、用毅力创造出的好作品,总是会受到世界人民的尊重和喜爱。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褒奖我的展览是“用智慧的双手创作出如此杰作并与全世界分享”,我更愿意看作是他对艺术本身的评价,因为优秀的艺术蕴含的不仅是一个国家,更是全人类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