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学术研究 >江苏美术讲堂经典回顾:“版画艺术”专题讲座︱主讲人:朱琴葆、程勉

江苏美术讲堂经典回顾:“版画艺术”专题讲座︱主讲人:朱琴葆、程勉

    讲座名称:徐悲鸿与20世纪现实主义

    讲座名称:“版画艺术”专题讲座

    讲座时间:2012年12月25日

    讲座地点:江苏省美术馆一楼报告厅

    主讲人:朱琴葆、程勉

    主持人:金田

  金田观众朋友大家好。

  今天我的江苏美术讲堂我们非常荣幸的请到两位江苏版画代表人物,朱琴葆老师和程勉老师,为大家举办版画艺术专题讲座。

  两位老师都是在中国版画发展史上做出突出贡献的著名画家,早年他们在创作的同时也经常到美术院校授课,可以说,他们是老师中的老师。今天我很荣幸有机会来配合两位老师讲课,我与他们也共事多年,他们在绘画上深厚的功底和丰富的美术创作经验,对我来说一直受益匪浅,这次和大家一起听他们的专题讲座,也是第一次,机会难得。另外南京艺术学院的老教授,还有版画专业的老师,今天也特地到场听讲座,非常欢迎。

  朱琴葆老师1958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就是当时的浙江美院,现为江苏省版画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同时也是在全国极富盛名的江苏水印木刻的创始人之一。程勉老师196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现为江苏省版画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原江苏版画院副院长。本次讲座两位老师将向大家介绍水印版画的特色和技巧,以及水印版画在江苏的发展历程,并探讨版画创作中的若干问题。下面我们以热烈掌声欢迎老师讲课。

  朱琴葆:今天参加这个活动很高兴。本来这次应该由我们一些老前辈,比如吴俊发老师等来做这个讲座,他们更有经验。可惜因为他们的身体条件受到限制,所以只好由我来谈一谈。

  江苏的水印木刻,它的发展,它的开始,我觉得最根本的动力在什么地方呢?还是应该感谢鲁迅先生对我们的教导。因为他把西方的,主要是德国、苏联的一些先进的黑白版画介绍过来,介绍他们的革命性、战斗性和黑白木刻的艺术魅力,这是一个方面。同时,他又为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一条道路,他指出我们中国的版画应该吸收民族文化的传统。特别是对水印木刻,对木板水印,对汉画像石刻,让我们向这些方面学习。所以他在1930年办的一个讲习所里就指出了这些方向。在他提出向西方学习的同时,早在1931年,他就和郑振铎先生,走遍琉璃厂,搜集北京的笺谱。因为那时候传统版画面临着困境,已经有了刻录版,所以荣宝斋日益衰退。而鲁迅先生对传统的宝贝,都是自己掏钱来印,来编,来刻,所以他给我们留下了一份非常宝贵的财产。北京的笺谱和画谱,很多大的图书馆都有,我们美术馆也有,十竹斋笺谱,印的非常精致。而且在他的木刻学习班上,就提出了学院要重视对传统的水印木刻、画像石刻、民间木板年画方面的重视。所以李桦先生在1934年,我出生的那一年,已经从事水印木刻方面的创作。而鲁迅先生在给李桦先生的信中也讲到——看了你的作品,非常好,我特别喜欢你的几幅。这几幅偏偏就是水印木刻。所以我们谈水印木刻,就不得不追忆到鲁迅先生对我们版画非常中肯的指出的道路。在延安的时候,很多人就已经开始研究用水印木刻的方法来创作新的木板年画了。

《巴黎晨露》 吴俊发 1992

《春风纯水江南》 黄丕谟 1980

  到了五十年代,全国都已经在做各个方面的探索。比如北京的黄永玉刻了《阿诗玛》,还有吴凡的《蒲公英》,在国际博览会上得了奖,还有李焕民的《藏族少女》等。所以在五十年代,版画已经得到了普遍的重视。在我们江苏,五十年代已经有了南京市版画小组,木刻小组。但那时候还是比较薄弱,所以在全国版画展上,有时候只能选上一幅两幅,处于比较落后的状态。1960年,在我们江苏省美术馆,吴俊发老先生到美术馆当馆长,那时候美协分管版画的部分就落到了美术馆。他利用这个有利条件,把我们在南京的一些喜欢版画、同时想做水印木刻的同志,联系组织起来。最早是南京师范学院和南京艺术学院的几位同志,老版画家,在一起共同研讨。我们在中山陵藏经楼办了两期水印木刻学习班,把一些老先生和业余爱好的版画作者,聚集在一起商量、研讨、创作水印木刻。当时美术馆还提供了一些设备设施的便利,所以经过两次学习班,几次旅行写生,我们就产生了一批比较有质量的水印木刻。在学习班的时候,还请了很多专家给我们上课,力群、华君武都给我们讲过课。同时还请了一些江苏地区有威望的老先生,比如林散之先生来教我们古代诗词,这样就提高了专业队伍和业余队伍的整体素质。

  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天时地利的条件,因为十竹斋就在南京,桃花坞的水印木刻在苏州,汉画像石刻在徐州。我们南京又是文人汇集的地方,1956年江苏的国画界,在老先生们和美协画院的组织下,进行了两万三千里的旅行写生,出了一批优秀的、有影响的作品。他们的成功经验也同样运用到我们版画里来,我们一成立版画小组,就参加了写生的队伍。到苏南、苏北,进行了几次写生,办学习班。经过这样几年的努力,在1963年,队伍相对的扩大了,作者也比较多,产生了一批好的作品。1963年的6月,我们江苏的水印木刻第一次到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可以说是盛况空前,很多报刊杂志都有报导,宣传我们的展出情况。接着到天津、上海、杭州、湖北、湖南展出。全国跑了很多地方,影响就很快就扩大了。所以我认为,这可以说是我们江苏水印木刻一个群体性的崛起。但是这时候我们的队伍基本上还是以专业和业余相结合的一个群体,在制作过程中,也还是以简练简约概括为主。但特点就是直面生活、直面传统,出来的作品有一些清新,有一点地方特色,又有一点传统的气息,所以很快得到了全国美术界的支持——这就是我们的开始。

《雪山横天》 朱琴葆 1994

《云杉坪之晨》 朱琴葆 2012

  文革以后,我们的水印木刻,经历了动荡得到了沉淀,艺术家更加成熟了,更加潜心于追求自己心目中的艺术性在水印木刻上的体现。所以在主题、构图、技法上都比以前有了一点提高,我们的队伍也就取得了比较明显的壮大。在南艺成立了版画专业,具备了比较强的师资力量,培养了一届又一届的专业学生。今天张老师来,我说你桃李满天下。这些学生接受的基础教学,各方面都比以前的专业和业余相结合的队伍强得多。又比如说苏州也成立了版画院,启东也成立了版画院。启东的版画院是全省成立最早的,但他们一直在发展,一直不停的在进步,而且不断的涌出新的作者、新的作品。所以到了八十年代,我们江苏的水印木刻,在文化大革命以后,比以前有了明显的不同,也可以说是进步。在技术上,处理手法上,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而且在艺术上更强调对表现主题的深化,追求艺术的完美。所以这时候又涌现了一批很优秀的作品,和一批新的人才。比如杨春华、陈琦、林君武、顾志军……他们的作品不仅参加各项展览,而且获奖。这些同志在发扬江苏水印木刻的特点上,又进了一步,在水印韵味的追求方面,又有了很多新的方向。因为水的可塑性、可变性很多,完全是通过在印制的过程中自己掌握,这里面要求就更高一点。很多作品都表现的非常完整,非常完美,所以我才说,在后一个阶段有了长足的发展。到了现在,我们的发展就更好了,各种新的观念、好的作品在影响我们,对传统的发掘比以前更加丰富、更加充实,条件也比过去好得多。我们现在要看什么都能看到,你要看敦煌,马上可以看,你要看国外的资料,也马上可以给你提供。在这种情况下,各方面的条件都提高了,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的队伍比起过去来更好。在表现形式上更多样,手法也多样,完整性上也有了很大提高。

  水印木刻,在印的过程中,水的运用和掌握是很关键的。传统是使用喷雾器,始终保持一定的湿度。但是我们现在做的水印,一般的都是用湿纸,先把纸铺在地上,用喷雾喷一下,然后让它稍微匀一匀,等达到了你所需要的湿度,再拿到板上印。现在通过实践,我们很多年轻的版画家,在印刷的过程中,也掌握了一些新的技巧。现在年轻人的技法,可以使纸的湿度保持相对稳定,一段时间里面不受挥发。就我的体会而言,每一张作品里水分的多少,干湿浓淡都有不同的要求。有的时候我需要干印,水分就少一点,水分的掌握关键是板子上水分含量的多少,还有一张纸上所喷的水分湿度多少。干湿浓淡是自己掌握的,这个刷的过程,快和慢,用力轻重都是自己掌握。所以水印木刻对印的技巧要求比较高,而且比较丰富,在印的过程中,可以说有无穷的乐趣。比如毛边纸,一印以后,会自然的化开,形成一个既不规则又有一定造型的形式。我们水印木刻中还会运用很多雾气,用边线模糊的感觉制造你所需要的效果。所以水印木刻在印的过程中,水分的运用和掌握,是一个关键,掌握好了,乐趣无穷,掌握不好,功亏一篑。

  我上次到浙江母校去,他们说你们的水印木刻真是搞对了,因为水印木刻大有搞头。他们一个暑假,都泡在黄山上,印了两个月,一直在琢磨怎么处理虚实浓淡。江苏水印木刻的特点之一,韵,我觉得也就是指国画里的神韵。不光是水分的韵,而是整个气氛的组成,产生的效果。我觉得水分的运用,大家还要认真去钻研。根据你对生活的感受,根据你自己心里想追求的意境,追求的艺术效果,来发挥水的作用,来发挥刻板的作用,来完成一幅你自己心目中认为最理想的效果。这个确实是有很多的乐趣,也会碰到很多的困难。有时候印的好好的一张画,因为某一点没做好就一下子毁了,但是你无意中又会发现很多新的技巧,埋伏在里面。

  目前来讲,我们江苏的水印木刻还是在很健康的成长,在长足的发展。所以,今天展出的一部分,只能说是我们早走了一步,起到了抛砖引玉的一个带头作用。中国水印木刻的发展,我觉得前景是非常美好的。年轻的同志也好,有创作经验的同志也好,在这个很好的条件下,都可以更好的发挥自己的才华,争取江苏水印木刻新的高潮。

  程勉:刚才朱琴葆老师已经介绍了版画在江苏的发展,整个过程以及艺术上的特点,已经讲的很全面了。版画的创作,就创作问题本身而言,是非常复杂的。水印版画的创作规律和一般的版画和一般的绘画创作规律是共同的,但是版画这种语言形式,实际上是由它的资源和工具材料的规律性所决定的。实际上每一个画种都是根据不同的材料来确定这个画种的性质,比如油画,是用油脂材料画在画布上,国画是用毛笔画在宣纸上。版画也一样,它的关键在于通过一个中间环节,就是它的间接性,它不是直接艺术。国画油画是直接可以和观众见面的,但版画必须是通过板子刻了以后,印出来,那个效果才是完整的版画效果。因此,这个特性就决定了版画的特性,就是复数性,必须是两张以上的原作才是版画。这是和别的画种不同的地方。但是它的印制绝对不是普通印刷厂的印制,不是机器印刷,而是人工印刷,这个人工印刷也是创作的一部分,是一个创作的延续,只有在印的过程中才能表现艺术家完整的意图。这一点上,江苏的水印是特别重要的,因为江苏的水印几乎都是通过印来完成的。这个根本特性可以区别于其他的印刷,比如说《阿诗玛》是水印,但是按照既定的格式印的,他可以把他刻的稿子给荣宝斋,荣宝斋的水印技术很高。而江苏的水印不是这样,不能由别人代印,因为印的过程就是创作,在里面增加颜色,套印的层次等都是一个创作过程。所以在这一点上和别的画种不一样。

  水印版画必须是由水质的材料来制作版画。版画从根本上讲,就是两种印制材料,一个是油印,一个是水印。油印包括铜版、纸版、综合版,包括一些现在出现的新版种,都是通过油印的。而水印是一个大方面,只是就水印的发展来看,没有其他那些版种发展的快,发展的广泛。因为水印本身的难度很大,它的技术性很强。水印在我们中国,在亚洲,在东方,包括日本在内,已经有一两千年的历史了,但是水印的印法基本上还是按照传统的做法在走。现在一些画家把水印的技法与当代的内容相结合,就是用传统的技法表现当代的思想和感情。这个方面江苏是做的最好的,江苏在解放以后的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代初,动员群体力量,解决了这个问题。所以在当时,很多的知名艺术家都把江苏这种现象叫做“水印木刻学派的诞生”,这在我们版画发展史上是一个重大事件。不是说水印只有江苏才有,其他地方也有,《蒲公英》、《藏族女孩》等都是水印版画。但是作为一个群体现象,作为一个学派而言,只有在江苏才有。所以江苏在这方面是非常突出的,历史地位是很重要的。

  就创作来说,水印创作和一般的创作道理是一样的。不同之处在于,艺术家在观察生活,从生活中提炼,在动员自己的感情精神和思想来确定题材的时候,注重水印这种技法的参与。张新予先生在世的时候,我们俩谈起来,他就非常注意这个。他说看东西,要用水印的眼光,就会有所不同。因为创作本身不只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语言问题——描绘的东西,要讲的话,用什么形式讲,这个形式要和话衔接的很紧。这点,我们一些老的艺术家都做的非常好。

  这次我们的水印画展是以美术馆作为一个单位,邀请了十个人。主要是美术馆的版画创作人员,加上南艺和南京市的几个人,只有十个人,来举办这样一个邀请展,因此不涉及全省其他的版画家。江苏有四个画院,很多在职和不在职的老版画家、年轻的版画家,都创作了很多作品,但在这次展览上并没有。因为作为一个邀请展,不能涵盖江苏整个的水印面貌,只能代表江苏水印的一些基本情况,发展趋势和现在的面貌等等。所以现在展厅里面展出的十个人的作品,都是很好的作品,只可惜我不可能每个都讲,就选两个人,一个是吴俊发先生,一个是张新予先生。

《春染渔港》 张新予1984

《武夷山下》 张新予 1980年

  吴俊发的水印木刻基本可以代表五六十年代江苏水印木刻的发展趋势。他的典型作品是《茅山颂》。《茅山颂》的技巧处理特别强调感情,他非常注意水流的涌动,他叫韵味。这个韵,指的还不是一种气韵,而是神韵,是中国画当中非常重要的东西。他确实把这个韵味运用的淋漓尽致。水的涌动,从画面来看,又透明,又湿润,好像很单纯,但是又气象万千。在他的强调下,当时有一批人,都可以说是他的志同道合者,比如张树云先生,他发展出了渲染。同时期的黄丕谟先生,他强调的是江南的美景。这一批艺术家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韵味的体现上非常杰出。江苏水印的特点,一个是水。虽然水印全国都有,但江苏是群体性的现象,对水的运用都有独到之处,充分运用水的运动来渲染,来诠释江南情调。另外一个特点,就是韵味。每一个流派有它的美学原则,而江苏水印的核心就是韵,这种韵味是运用到极致的。作为流派的审美追求和美学原则,在这个韵味上是做的非常好的。

  所以说,在江苏水印开始的时候,就是这样一个气氛。到八十年代中期以后,情况有所变化,作为一个共同的风格存在了多年后,开始慢慢的展现出个性的差异了。八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人们开始追求水印的个性。在这个时候,江苏水印群体里表现最突出的代表人物就是张新予,虽然他已经去世了,可在这方面留下的东西确实值得后来的理论家们讨论。张新予有几张很好的作品,一个是《武夷山下》。曾在南斯拉夫获得银奖,是张新予的代表作,也可以代表中国水印在国际上的地位。这张水印的特点,很单纯的黑白,非常单纯,在画面的构成关系上非常简练,可这里面包含了相当大的空间。就在这云雾之中,你可以看到万千的感觉。张新予和朱琴葆同志的作品,都体现了一种诗意,表现的是一种意境,这个意境在中国古代的艺术中是很独特很高的境界,这种境界是我们古代艺术家追求的。张新予的《苏州印象》,是一个板块构成关系,苏州的房子、河、山,苏州的空间小桥,都以抽象的形式表现出来。张新予的艺术在江苏水印木刻发展的过程中,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他的水印技巧与现代性相结合,带有某些抽象元素和构成关系。这种风格出来以后,反响非常好,在很多地方都发表。张新予的特点是从传统到现代,他已经不是典型的学派风格,不单单追求水韵的冲动了。张新予还有一幅作品《茶座》,这张画当时并不被人重视,可是我感觉,老张如果还健在的话,他这种趋势一定是很明显的。这幅作品代表了江苏版画从传统走向现代的发展路径:一个是以吴俊发先生为代表的创作思维,所形成的江苏画派的特点;一个是揭示着未来发展方向的张新予先生,包括朱琴葆先生在内,所形成的新的水印发展思路,这些都对江苏的水印艺术起到了很重要的推动作用。

  随着改革开放,以及审美多元性的变化,现在江苏水印已经面貌不同了。新的人,比如南艺的万子亮,包括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的陈琦等,都在现代思维当中发展、探索。

《母亲》 程勉 1991

《秋夜橹声》 程勉 1984

  我是北方人,长期在山东和北京生活。我的先生是李桦,他非常讲究造型,他把黑白作为木刻基础课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因此造型的准确性和厚重是我们木刻专业一个根本的要求。黑白两种颜色,要表现形体的结构、特定的空间和质感、体积感。所以画风是在老师的指导、个人的长期审美观念中形成的。画家的风格和他表现的东西是相辅相成的,是一个互动的关系。我们江苏水印木刻为什么自然风光很多,这跟我们的江苏天时地利人和有关,是有一定的地区特点的,这种载体的选择也是有特定规律的。江苏水印主要是山水,跟地区面貌,南方人的灵动和智慧有关。

  江苏水印的未来靠年轻人,靠学生。水印很难,但是水印的品质是很高贵的,你会感觉到它非常的清雅,非常的高尚,是必须静下心来才能做的。所以说,学生们要学会这种技法,这种语言,把它发展继承下来。

  金田:由于时间关系,喜欢版画的观众朋友们,如果有什么需求和帮助,可以将意见反馈给江苏美术讲堂,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满足大家。刚才两位老师为大家奉献一场精彩生动的版画讲座,这也是我们江苏省美术馆,江苏美术讲堂针对版画领域第二次专题讲座。让我们对两位老师今天精彩讲座以及他们对版画艺术的默默耕耘和无私奉献,再次表示由衷的感谢。讲座到此结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