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学术研究 >人们究竟如何生活 ——赛比勒•贝格曼的摄影艺术

人们究竟如何生活 ——赛比勒•贝格曼的摄影艺术

  赛比勒·贝格曼(1 9 4 1 2 0 1 0 )出生于柏林,1 9 6 6 年开始学习摄影,师从德国著名摄影师阿诺·费舍尔(A r n o Fi s che r),后成为自由职业摄影师,也是艺术和文学杂志《星期天》以及代表了独立女性声音的同名时尚杂志《赛比勒》(S i b y l l e)的摄影师。她19 9 0 年与东德其他知名摄影师创立柏林“东交叉路口”(O s t k r e u z)摄影工作室,后来还一直坚持为《国家地理杂志》、《德国时代周报》、《明镜》报、《明星》报、《纽约时报》等拍摄照片,足迹遍及非洲、美洲和亚洲的许多国家,并且成为柏林艺术科学院院士。她是“觉醒”的文化影像代表摄影家之一。她的摄影作品格调明朗,照片的镜头感强烈,在呈现对象与拍摄本身的同时,表述着隐含在表象之外的主题与矛盾。丰富的拍摄题材与充满主观意识的瞬间纪实,流露着艺术家对生命以及人性的思考、关注与独特的表达。

  时尚、现实与刻画人性的女性摄影

  贝格曼首先以拍摄的时尚摄影而闻名,她的时尚摄影是以对女性观察为角度的艺术美的阐释。

  1 9 7 0 年起,贝格曼就担任创办于1 9 5 6 年的同名时尚杂志《赛比勒》(S i b y l l e )的摄影师。《赛比勒》杂志代表了东德时期的时尚风向标。此间,贝格曼拍摄的作品获得了广泛好评。而且,她带领《赛比勒》杂志开创的独立的的新闻报道及人物肖像的摄影风格影响至今。

  贝格曼的早期作品力求透过对“自然之笔”的表象,记录下随意的符号,利用标志和符号中所固有的暗示性力量,强调出重点,约束人们的注意,引导人们的理解,并展现更深层次的情绪。其时尚摄影的照片精心安排并且平衡各种物象之间的矛盾,在实现其情感深度描绘和刻画人性的同时使画面充满张力。

  她和众多西方国家的其他摄影师们不同的是,其时尚摄影的作品,更确切地说是女性摄影,镜头中的模特不受特定的表现形式所约束,在人物与场景的对比中,更多展现的是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女性的自信与睿智。照片里的女性虽然身处熟悉的场景,但贝格曼以某些特定的细节与角度,使场景具有陌生化、矛盾化的处理手法,导引人们趋向更深刻的联想和想像—人们总能同时体味到一种美丽的期望与怀疑的忧伤。

  贝格曼作品中模特表面的华美似乎在暗示人物的内心或灵魂深处的独特个性与社会特质将会优雅的融合,因为在她的照片里总能尽善尽美的表现那些与美好相反的讽刺与疑惑。如镜头里拿着香烟的女子,华贵的装扮与现实的背景形成表面与本质的差异,浅层的对比与深层的对立是艺术家美好期待与主观怀疑态度之间的角力,肯定的眼神在告诉人们这个世界依然美好,而伤感的表情则流淌着无限的迷惘。

  贝格曼的每张女性肖像,都是一种极具能量的矛盾与意味的集合体。她们表达着美丽与忧伤、未来和逝去,以及激情与伤感的共谋。也许,美丽与怀疑一直充斥着艺术家的心灵,这些女性的肖像既是艺术家自身的真实写照,也是对现实生活的理解与期待。

  瞬间、永恒与对表象的深度阐述

  19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摄影师们关注的是表面迹象、所见之物、视觉行为和时间与光线的情况。正如J ·C ·安楠和斯蒂格利茨所强调:作为艺术家,他们与表面的世界有着特殊的关系。

  摄影是一种很难把握的结合物,它的结果是人工制品与“自然地”产生的结合。因此,这种自相矛盾不仅成为早期摄影主题的一部分,也同时为摄影提供了跨越表象深度阐述。而摄影所获得的“瞬间”一旦定格,便具有了不同的效果及非凡的示意性。如物体投下的影子表明了太阳的位置,瞬间飞过的鸟儿平衡了画面还赋予静态的物象以生命的痕迹,甚至一定程度上走向“瞬间”的另一面。

  贝格曼的瞬间摄影作品在线条与结构的合理均衡上达到了超越瞬间与现实的效果。她的构图将某种矛盾升级,并进一步揭示了图片背后隐藏的深意。她一直在寻找特别的瞬间和地点:转瞬即逝的表情和光的短暂的作用,以及曾经被排斥的偶然发生的细节在瞬间的记录。无论是自然风景和城市风光,还是人物肖像和时尚摄影。她总是趋向于一些不引人注意、却能给人特别的、不明显的瞬间,以及不经意的拍摄方式。在她拍摄的宝丽来照片中,瞬间与永恒在时间的越界中获的融洽。她敏锐地捕捉人与周围环境之间的对立关系,在瞬间与永恒的矛盾中追寻和谐并揭示隐藏于表象背后的深层内涵。

  作为摄影师的贝格曼以定格的影像讲述一个人或一群人的生活方式。让这个世界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呈现在人们面前。贝格曼带着敬重和同情为智障演员们拍摄的一组肖像,既是对灵魂的触摸,也是对人性的理智分析,同时也以“他者”的视域观察并记录照片背后的痕迹与主观的真实,在简约到极致的记录中没有错过任何一个偶然瞬间。并且,在贝格曼的镜头中,他们是超越瞬间现实的完美艺术品,他们是理想生活的主人公。

  记忆、未来与向现代主义倾斜的主观意识

  摄影中的那些简单要素之所以存在并不是为了他们本身,而是为了它们所唤起的“独特的想象”。照片中富有意义的细节促使人们产生联想,其余的则由记忆来完成。摄影的瞬间性所造成的贫乏便因记忆与联想而被补足。同时,启发性的要素延伸并导引图片通向可能的意义。

  贝格曼的作品对于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主观意识摄影来说起着核心代表的作用。策展人马蒂亚斯·弗吕格(M a t t h i a s   F lüg g e)在解读赛比勒·贝格曼的摄影作品时

  说:她的作品犹如电影,重点并不是抓住关键的瞬间,而是让真实世界停滞在某一刻,但人们可以感知这一刻的过去和未来。如贝格曼拍摄的柏林,避开了一切与这个城市有关的固有影像,通过氛围、场景以及独特的视角去描绘这里的人们究竟如何生活:记忆中的阴影与对未来生活的期望饱和的就像照片中的暖灰色,激荡的秋千与远处伫立的行人迫不及待的在日光下感受这新时代的废墟。用相机对纪念碑塑就过程的记录,则是以讽喻的方式辩证的呈现了消解与建设之间的关系。显然,向现代主义倾斜的主观意识不再同于过去。

  在贝格曼充满主观意识的摄影中,无论是拍摄的人物肖像、非洲风景还是异乡不真实的痕迹,都在照片中扮演着双重角色:它们既比较的展现了现代化的新时代的形成,又指出平凡的生活仍和过去一样的生生不息。贝格曼的作品也时刻关注对拍摄对象精神的攫取,以及一瞬间的理解与拍摄对象之间的交流。如贝格曼的一幅拍摄小女孩莉莉·马格雷特霍夫站立在麦田中的作品:快门按下的瞬间,一切的逝去与新的生命的诞生都在一刹那发生,记忆与未来打破了界限。正如赛比勒·贝格曼自己所说:“我感兴趣的是世界的边缘,而不是世界的中心。最重要的是不可替代性。比如,表情或风景里一闪而过的与众不同……”也许,这个时代的人们所经历的正是这样的一种生活。

  摄影从未有过主流,只有一些短暂的潮流。“摄影作品”既可以是一张照片,也同样可以是一本书或一片图片报道。通过仔细的编辑,一系列的图片可以被赋予令人惊异的全新的面貌。而在多种视觉艺术形式中,作为这样一种灵活的媒介—摄影,显然更适于展现当时德国丰富多彩、充满生机的艺术世界。

  此次由I f a ( 德国对外文化关系学院I n s t i t u t   f ü r Auslandsbeziehung e. V. 的简称)、柏林艺术科学院(Akademie der Künste, Berlin)、柏林“东交叉路口”摄影工作室(Ostkreuz-Agentur der Fotogrtafen)、歌德学院(中国)(Goethe-Institut China)、江苏省美术馆,以及赛比勒·贝格曼(Sibylle Bergemann)本人共同促成的摄影展览,不仅介绍了赛比勒·贝格曼(Sibylle Bergemann)这位当代杰出的德国摄影家,通过她的作品,也展现了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鲜为人知的摄影艺术。同时,展览本身及组织展览的过程也是一次集视觉与文化的双重碰撞,是跨越文化壁垒、真切感知彼此的最佳方式,更是激越东西方文化尊重差异、加深了解、进一步交流的一段美好历程。

  材料来源:

  1.   德国对外文化关系学院、歌德学院(中国)、江苏省美术馆共同举办的“德国摄影大师赛比勒·贝格曼作品展”;

  2.   马蒂亚斯·弗吕格(M a t t h i a s   F lüg g e)先生的《在记录和导演之间——浅谈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东德摄影》讲座。

(蒯连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