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学术研究 >亚洲美术馆界的盛会 —第五届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综述

亚洲美术馆界的盛会 —第五届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综述

  2010926日至928日,在中国文化部、江苏省政府的支持下,由江苏省文化厅、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执委会主办,中国美术馆、江苏省美术馆承办,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协办的第五届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在江苏省美术馆新馆隆重举行并圆满结束。来自亚洲各国、中国各地包括台湾、香港的美术馆馆长,以及作为观察员国的美国、德国以及澳大利亚共计18个国家的80位美术馆馆长及相关专家出席。

  一、论坛开幕

  2006年,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以中日韩和东盟自由贸易组织为核心的亚洲十数个国家的美术馆馆长聚首中国北京,首次就当代亚洲美术馆事业的现状、发展与建设进行高层学术论坛,并签署发布了“北京宣言”,开辟了亚洲美术馆界合作的新纪元。在会议上签署的《“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决议》,同时,全国美术馆以团体成员的身份加入到中国博物馆协会中。此后的三届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则相继在新加坡、日本、韩国举办。

  此次论坛作为第二届中国·江苏国际文化艺术周的重要活动,于926日晚在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盛大的“第二届中国·江苏国际文化艺术周暨第五届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开幕式,文化部副部长赵少华,省领导杨新力在开幕式上分别致辞,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省文化厅厅长章剑华代表主办方致辞,巴基斯坦国家美术馆馆长Mussarrat Nahid Imam女士则代表与会的各国美术馆馆长致辞,并表示:本届亚洲美术馆长论坛将秉承前四届论坛的精神,深入探讨当代亚洲美术馆事业的发展与建设状况,以求达成共识,确立亚洲美术馆未来的发展方向,进一步把亚洲美术馆之间的全面交流与合作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二、论坛主题——美术馆的亚洲模式与文化职责

  第五届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提出“美术馆的亚洲模式与文化职责”的论坛主题。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强调,以“美术馆的亚洲模式和文化职责”为主题,是基于三个方面的思考。

  首先,如何通过美术馆的综合功能,使当代艺术的生态在美术馆里再视觉化,并形成社会的文化认同,这就需要思考我们亚洲美术馆在今天文化生态面前的一种眼光,一种判断,也就是一种文化职责;其次,在新形势下,我们如何能够在艺术的当代性上,找到亚洲自己的特质,与西方的艺术体系形成广泛的对话并发出亚洲艺术在文化对话上的声音,这方面美术馆担负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三是今天的美术馆在经营方式上,已经与经济、市场、科学技术等等形成的复杂的关系。亚洲国家的文化,一方面处在国际文化的生态系统之中,另外一方面又不断面临着本土与全球的一种新的坐标关系,有没有可能探寻美术馆的亚洲模式便是一个全新的课题,这个课题不仅对亚洲是重要的,而且对包括欧美和其他地区的美术馆的发展也是重要的。

  章剑华厅长在论坛致辞中也强调:如何最大化地发挥美术馆的功能与作用,让广大民众应有的文化权益得到充分的体现,已经成为政府文化部门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因为,文化的繁荣发展需要在交流的态势下来实现,亚洲各国通过彼此交流和相互借鉴,共同构建了亚洲文化独有的地域特色,从而为世界所瞩目。可见,本次论坛的举行,旨在使艺术通过美术馆这个平台,展现出一种整合性的力量,为艺术和社会的发展,做出新的贡献。

  三、三个议题

  作为论坛主旨,“美术馆的亚洲模式与文化职责”共分三个议题进行探讨。

  1、亚洲美术馆的当代功能与管理特征

  二十一世纪被很多人认为是“美术馆的时代”,同时也被认为是“亚洲的世纪”。作为国家文化形象标志之一的美术馆,在国际文化交流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美术馆的当代功能与管理特征也就成了亚洲,乃至世界的各个美术馆在探索自身发展模式时的重要议题。

  首先,美术馆的公益性与所肩负的公共教育的使命是所有馆长及专家的共识,这个共识也始终贯穿在所有议题之中。美术馆是公益性的文化事业机构,公益性是当代美术馆的一个重要特征。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的皮埃尔.阿平先生、越南国家美术馆策展人道明月女士、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等人皆明确提出此观点。

  其次,更多观点是关于美术馆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的问题,主要体现在研究、策展的学术性这两个方面。新加坡国立美术馆馆长郭建超认为促进艺术史学研究是美术馆面临的最大挑战,也是我们美术馆应有的一个功能。北京今日美术馆馆长张子康,在发言中也强调美术馆面临的此项问题。深圳美术馆馆长宋玉明、中央美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也都指出美术馆在市场挑战中,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策展的学术性问题,并且这是阻碍美术馆事业发展的最不利因素。宋馆长还指出,现在,在西方,策展人是一个在美术馆、博物馆里培养的专业性研究人员,一般都是研究学者,他们工作最突出的方面就是要研究美术史,提出展览的计划和方案。

  再者,对于美术馆如何找寻并确立其发展的模式,江苏省美术馆馆长高云认为,“定位与换位”的思考是首要问题。只有“定位”与“换位”的完美结合和良性互动,才是一种协调可持续的、好的发展模式。比如,美国旧金山亚洲美术馆首席代表Ms. Robin Groesbec罗宾.格罗斯贝克女士,即以其对大批博物馆的参观游客的调查数据为依据,得出如何策划真正意义上公众所需要的展览,以及如何站在公众的立场做出思考的重要性的观点。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表示,模式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实践问题,模式也不可能一朝一夕地就形成答案,但是如果我们都有这种意识,模式就可能在我们彼此的交流中逐渐清晰起来。

  2、美术馆与现代城市的协调发展

  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盛兴,以及整个城市空间结构的改变,美术馆的文化价值在一个城市建构中,越来越处于绝对重要的一个位置。美术馆与城市的协调发展也已是整个社会文化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各自城市的性格和文化特色,美术馆须确立自己的学术定位,逐渐体现自身的特色和文化意义。在这个议题中,代表性观点如下。

  首先,台湾高雄市立美术馆馆长谢佩霓女士,率先提出:美术馆作为城市形象,在地性,即在地的文脉,是美术馆的底线。而且,她还提出了美术馆是服务业这一非常领先的重要理念。因为,任何一个美术馆,都得明确自身特性,最终都需要形成自身的理念或主导思想,以学术的,文化的思想方式,去领导、发展美术馆。同时,日本福冈亚洲美术馆专家黑田雷儿还提出美术馆的“内部与外部”这样一种类似的表达。这种“内部与外部”应该是可以理解为包括对美术馆与在地的、国家的、甚至世界的人文的、物理的,时间、空间上的内外关系。

  其次,是关于美术馆与城市建设。湖北美术馆艺术总监冀少峰从文化策略的高度,阐明美术馆的建立对城市文化生态的极大影响。同时还明确提出,选择一个有思想、有学术、懂政策、精通管理的馆长关系着美术馆工作成败。同样,韩国全罗北道立美术馆馆长李兴宰提出艺术不仅是城市的一部分,艺术还可以是改变城市的能量,依靠博物馆将文化和艺术整合并提供城市发展战略的观点。陕西省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则从美术馆本身的建设角度,不仅表明前瞻性是美术馆建设的要害,是美术馆与现代化城市协调发展的关键的观点,还呼吁,美术馆本身就是一件文物,有其独立存在的价值。对美术博物馆的发展无路,搬新弃旧,是对美术博物馆性质的颠覆。

  第三种代表性的观点是关于美术馆与现代城市之间协调发展的一种互动关系的论述。对美术馆而言,这种协调与互动最重要的呈现方式或跟公众交流的方式之一即展览问题。由此,未来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之一即是如何建立一种良性的艺术机制,尤其是策展机制的问题。美术馆拿出什么样的展览去跟公众、社会、历史发生关系的这种互动、交流,最重要的即是要有学术问题意识和具体的实践能力,并且要用一种比较进行时的思维方式去关注、切入,和参与当下文化问题的探讨和建构。王璜生馆长就此问题还提出开放的知识生产机制这个观点。因为,这密切关乎美术馆如何为公众推介优秀的艺术成果、如何真正意义上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并如何积极有效推动中国美术的繁荣发展和提高社会审美水平与文化认知等重要问题。

  3、亚洲美术馆与西方美术馆的交流、对话

  近年来,亚洲的艺术、美术馆积极的与国际大展和国际上著名的美术馆之间进行了不同形式的交流与互动,并产生了巨大的艺术效应与文化影响。在这一议题中,形成馆际间的相互交流与对话,形成经验与资源的共享,谋求差异化的共同发展是大家的共同的愿望。

  对此议题,上海美术馆执行馆长李磊首先提出了公民的文化权益和文化判断的问题。认为今天的美术馆更多地扮演了城市文化窗口和桥梁的作用,美术馆面临着如何提高办展质量,如何提供更优质的公共文化服务的诉求,因此必须注重本地在地的文化的发掘。印度国家美术馆馆长瑞杰夫•卢臣、越南原国家美术馆馆长张国平还都就此议题提出了文化身份、文化认同的问题。张国平认为,加强与亚洲艺术博物馆合作,合作研究艺术、文化和历史的共同课题,合作举办专题展览交流,将独特的文化传统纳入亚洲文化传统的多样性中。

  缅甸文化部考古部主任、博物馆和图书馆司司长稻媞顿女士、韩国国立现代美术馆艺术工作室室长崔孝俊先生和我们分享了他们的文化交流项目的成果。崔孝俊提出,驻馆艺术家项目能够使现代美术馆在达成既定管理目标的同时,发挥当代美术馆的功能。宁波美术馆的专家就此阐明,最有效的交流对话模式应该具有深度性和稳定性,而这种深度性与稳定性则需要美术馆去探索一个有效的载体,比如馆际间的各种合作交流项目等。

  对于如何在互动、交流中提高公众审美素质,黑龙江省美术馆馆长张玉杰提出,在积极开展对外文化交流活动中,应促进品牌艺术向名牌文化产品转化。坚持公益性与公共性,弘扬民族文化,传播先进文化、促进国内外艺术交流,增强美术馆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韩国国立现代美术馆馆长裴洵勋,则以韩国霊光的公共艺术项目为例阐述了他们的经验。德国柏林国家博物馆亚洲艺术馆馆长鲁克思鲁提比克,则以其丰富的实践经验和我们分享了他对不同类型的亚洲艺术博物馆的一些建设性意见以及对未来西方亚洲艺术中心创建的期待。

  四、视觉盛宴第五届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专题展

  为配合此次第五届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的举行,2010926日下午,江苏省美术馆新馆还举了三项大展来纵论东西方文化。

  三个大展分别为,“走近大师中国美术馆藏路德维希捐赠作品展”, 展示了德国大收藏家彼得•路德维希及其夫人1996年无偿捐赠给中国美术馆的117幅国际艺术作品;“南北二石傅抱石、齐白石中国画作品展”,以北京画院和南京博物院收藏的20世纪两位杰出画家,傅抱石和齐白石的堪称为中华民族之瑰宝的100件作品为主。这三个展览分别体现了中国传统绘画、西方近现代绘画艺术以及中国当代绘画艺术的典范,不仅为第五届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的举行增添了华彩的一章,同时还表明了作为世界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亚洲美术馆事业,在全球性的文化冲突与当代世界文化格局中,积极承担自身文化职责的决心与热情。

  五、结语:第五届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带来的思考

  2006年第一届举办之始,这是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第一次由地方美术馆承办;第一次突破东盟概念,形成亚洲概念;第一次接受欧美为观察员国家。此次,“第五届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在论坛闭幕式的总结发言中赞誉本届论坛是“一次卓越的无与伦比的亚洲美术馆界的盛会”。

  伴随本次论坛的成功举行,各馆馆长在第五届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的主题下也探讨了诸多有关美术馆未来发展与建设的模式与方案,不仅在美术馆相关问题上也达成许多共识,同时也给美术馆人留下诸多现实的问题与思考。

  目前,世界对于亚洲的近、现代艺术,对于亚洲当代艺术的认识还很有限,亚洲对西方现代艺术、当代艺术的理解也存有一定的表面性,对自身的艺术传统的继承与文化独特性的发扬也缺失一定的深度及主动性。当代意义下的美术馆在硬件的扩充与建设上都有了巨大的改变,美术馆从展览馆向艺术博物馆转型这一基本共识也逐渐形成,展览策划、学术研究与公共教育的提升等软件建设方面却依然道路漫长。那么,如何打造具有世界性影响力的美术馆,如何让美术馆或美术馆的艺术保留它自身的最恰当的作用并让它得到应有的繁荣与发展,如何引领美术创作取向,如何充分发挥国家公共文化服务设施的职能,如何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并提高国民的审美素质和艺术修养,如何发挥美术馆作为国家对外文化艺术交流重要窗口的用等等是为最核心的问题。

  因此,希望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成为我们亚洲美术馆,乃至国际上的美术馆,共同交流与探讨构建美术馆的模式与职能的导航与平台。

(蒯连会)